当前位置: 首页>>学院动态>>正文
“钉”在教育领域的“丰产”教授
 

西装、白衬衣,系得严实的扣子,装满材料的公文包。

笑容温和,话语不多。面对提问时神情专注,习惯性地沉思片刻,然后一点点捋出想法。

每一个细节,都在透露:这是一位严谨而谦逊的人。

唯一有点不和谐的,是他的眼睛。因为干涩不适,加大了眨动的频率,谈话过程中,他不时地掏出手绢擦拭着。

“盯显微镜盯久了,接触紫外线过度,落下了病根。”他抱歉地笑笑,解释道。

“岂止是盯,老师就像是全身心钉在实验室里一样,因为早期接触病毒、辐射之类,加上当年的保护措施达不到而留下很多伤。他对科研的热爱高于他自己。”弟子刘祥说。

这位老师,就是我校神经生物学泰山学者设岗学科负责人韩锋产教授。他深耕科研与教学工作20余年,矢志医学报国,以“螺丝钉”精神立德树人、严谨治学、精钻学术,成为师生心目中的医教榜样。今年9月,荣获全省优秀教师称号。

“钉”住本科:为学生打开“世界之窗”

“同学们,今天开始我们一起学习分子生物学,特别欢迎大家参与到我的实验室里来。”每年给本科生开课时,韩老师的开场白都少不了为实验室“拉队伍”。

一些同学不理解:我们基础课还没掌握呢,到实验室做什么?
  而这,恰恰是韩老师的用心所在。
  韩老师曾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和美国凯斯西储大学做博士后和访问学者6年多,期间对中西本科教育做过比较。最大的感受是,本科生的素质体现了一所大学的特色和水平,本科教育质量必须强抓不懈。在国外,用人单位很看重本科学历。相比而言,国内本科生的明显短板就是参与科研活动少,理论联系实际不够。其结果是,无论深造或者就业,都会面临着适应能力不足、需要重新做衔接式学习的问题,无形中耗去很多时间。
  “大学阶段的学生应该尽可能地接受最先进的理论知识和技术技能,而不要等到研究生阶段。”抱着这个想法,韩老师对自己的本科教学格外上心。在备课阶段对重要知识点的传授仔细琢磨、精心构思,并注重加入相关领域的最新动态。从转基因食品的由来与关切、药物基因组学与个体化用药,到基因突变以及分子克隆技术等等,这些医学时尚话题都会转化成他的专题课堂,展示到同学们面前。

为了增强学生对科研实践的兴趣,达到以科研促教学的目的,韩老师给大学生创新团队开讲《大学生如何参与科研活动》专题报告,介绍国外大学特点和教学科研状况,鼓励学生参与科研活动。近年来,韩老师实验室接收了50多名本科生的课外实践活动,指导10名大学生完成毕业论文,7名申报各类大学生创新课题,15人次参与SCI论文的发表,其中4名考取了知名大学的研究生。

“钉”住人才:师者之风在以身引领

研三学生徐昂清晰地记得,初进实验室最深的感受就是 “迷茫、忐忑”。在读本科时,除了课本中要求必做的几项实验,基本没进过专家实验室。导师是泰山学者设岗学科带头人,会不会嫌弃甚至放弃自己?

没想到韩老师就像读透了学生的心思一样,先从最基础的东西一点点夯实。从指导学会查找阅读国内外文献、掌握领域最新进展,到设计实验方案、开展实验研究、撰写学术论文,层层往前推进。等到了研二,他们不仅自己能掌握各种实验方法与流程,还能充当学弟学妹的“小先生”。

徐昂说:“韩老师就是一位暖师,你在努力的时候,他总是抱以微笑;你遇到挫折的时候,他总是给以鼓励;你害怕失败、想逃避的时候,他总是能察觉到,想办法把你带回轨道上来。”

暖师在遇到原则时,又会变成严师。他们的实验室是山东省医药卫生耳科遗传病重点实验室,开展每周一次的学术活动。韩老师要求大家制作幻灯片汇报课题进展、摆困难、找问题、提方案,从而对每位研究生的课题设计能力、执行能力、文献阅读能力和综合分析能力等做出判断,并现场提出建议。在韩老师眼里,“鼓励学生科研就是‘re-search’,一个再发现再探索的过程”,他要求研究生对他人的课题汇报要提出一个以上的实质性问题。如果学生没有完成所制定的目标,他就会一直催促着,而学生所做出的实验结果都要经过三次以上的验证才能通过。

如今已是学校人体解剖学实验室实验师的刘祥回忆:刚读研时,老师找他谈心,问他热爱科研吗?因为刚接触科研方面的东西,他没法说喜欢,只能保证不讨厌它。有一次,因为想帮助几位本科生,就把实验数据给了他们用,当时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来韩老师知道以后很生气,却没有发火,而是给他讲了一个自己在美国做科研的故事,让他知道科研态度与科研数据都应该是真诚而神圣的。“当时对我触动特别大,心里内疚,就经常去实验室多干些,算是一种补偿吧。如果现在老师再问我同样的问题,我会告诉他,是他这种对科研的热爱与执着,让我渐渐喜欢上科研,也喜欢钉在实验室里,这种东西和快乐一样,都是双倍增长的”。

宽严相济,平等互助——韩老师这种育人方式,带出了一支过硬的研究生队伍。近年来,他先后指导9名研究生完成学业,每人均有一篇以上的 SCI论文发表,3人次分别获山东省优秀硕士毕业生、山东省优秀硕士毕业论文和国家奖学金,6人次在省级、国家级和国际学术会上作报告。

“钉”住科研:首次用汉语命名耳聋基因位点

在韩老师的科研履历表上,清晰地划为三个阶段:9年在军队,6年在国外,9年在滨医。

1995年,他以优异成绩考入第四军医大学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专业攻读博士学位,师从著名生物化学专家苏成芝教授。2005年,以主要负责人的身份参与第四军医大学药学系药物基因组学教研室的筹建。他主持了包括“十一五”军队“2110工程”重点建设项目《病原体高通量快速检测技术平台》在内的5项课题,开展病原体疾病相关基因的筛选与分子诊断方法的研究,创建多种病原体快速检测方法或系统,其中《幽门螺杆菌抗体蛋白芯片检测系统》和《幽门螺杆菌五种抗体检测试剂盒》获国家诊断试剂类新药证书。以主要完成人所完成的项目《病原微生物高通量快速检测技术平台的建立》和《DIGFA快速检HPCagA抗体方法的建立与临床应用》等分别获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和陕西省科技进步二等奖。

期间他作为第四军医大学药物基因组学教研室的学科带头人,被派往美国凯斯西储大学深造,主要从事遗传性聋分子机理与药物干预的研究,发现并首次用中文的汉语拼音命名了新的小鼠耳聋基因位点erl(erlong,耳聋),首次药物治疗小鼠遗传性耳聋获得成功。

回眸这一段经历,韩老师感言,部队医院教会他“铁一般的纪律”和“铁一般的意志”,无论是非典时期义无返顾奔赴SARS检测现场,还是科研梗阻期夜夜不寐反复实验,没有这种纪律和意志,是坚持不下来的。而在国外,他记忆犹新的是和两位诺贝尔奖获得者 奥 利 弗·史 密 西 斯 (OliverSmithies)、钱永健(RogerYonchienTsien)面对面的接触。奥利弗当时已经80多岁了,还一直在实验室工作,他开心地解释:“我的工作从来不是为了获奖……而是解决某个问题,然后享受解决方案。”钱学森的侄子钱永健到凯斯西储大学讲学时,刚做过癌症手术,人看上去很虚弱,但是到了讲学环节,整个人都铆足了劲,涨满了热情!他们对科研那种纯粹的热爱与奉献深深地感染着韩锋产。

2011年,从部队转业后,韩锋产教授被聘任为我校 “神经生物学泰山学者”设岗学科负责人。那一刻,他心中最强烈的愿望就是:传承好“铁律”、发扬奉献精神,把学科建设好,把责任担起来!

“钉”住学科:构建特色耳科学研究平台

2012年,韩老师结合自己的经历和学校的条件优势,形成了遗传性聋的机制与干预的研究方向,以负责人的身份申报了《山东省医药卫生耳科遗传病重点实验室》。

从此,他起早贪黑,忘我工作,构建了独具特色的研究所实验平台,包括听力学实验技术平台,细胞与分子生物学实验平台和遗传性聋小鼠模型研究平台等。

韩老师幽默地形容:小鼠是他科研旅程中最亲密的伙伴。他正在进行的探索都是从小鼠的参与和奉献开始的。遗传性聋小鼠模型的构建:就是利用遗传学方法(如基因敲除和诱变技术),建立、鉴定了12种遗传性聋小鼠模型,为遗传性聋的分子机制的研究与药物干预提供可靠的资源与工具,发现 Fscn2Tlr2Cdh23PhexCdh7Sh3pxd2等基因变异可导致听力障碍。增龄性聋分子机制的研究:就是利用小鼠模型研究增龄性聋发生的机制,发现自由基损伤和细胞凋亡在增龄性聋发生中的作用。增龄性聋的药物干预:就是研究发现 EPONGF、α-硫辛酸 和 Z-VAD-FMK等可降低增龄性聋模型小鼠的听觉域值,减轻耳蜗毛细胞的损害,为这类疾病的临床治疗提供依据。

从临床发现问题,经过研究,回到临床解决问题。近年来,韩老师带领团队申报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10项,包括面上项目5项,青年基金4项,重点项目1项,其中5项(包括重点项目)是建立在以他为第一完成人所制备的那个“耳聋”小鼠基础上的,为学科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韩老师的研究得到3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的资助,在《Neuroscience》《HearRes》《ASN Neuro》《G3》《BBRC》和《AmJPathol》等期刊上发表20余篇学术论文,提出了增龄性聋耳蜗细胞凋亡和过氧化损伤的新机制。目前课题进展顺利,研究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可望为人类老年性聋的防治提供新途径。

勤耕路上的“锋产”教授,正在成为科研田里的“丰产”专家。

上一条:基础医学院组织处级干部廉政谈话
下一条:我校李尊岭副教授论著在《Cellular and Molecular Immunology》上在线刊登
关闭窗口

滨州医学院基础医学院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观海路346号 邮编:264003 联系电话:0535-6913163